淡蓝色的薄雾

死神与少女

关键词:死神与少女

  Ⅰ 
    现在又有一场飞来横祸摆在我面前:一出车祸。
    本没什么好稀奇的,让我好奇的是死者本人——玛尔塔·贝坦菲尔小姐,她还怎么年轻,只有19岁。
    回收我有些犹豫了——她还有大把的青春年华,可惜即将送葬于此。
    也许我可以放过她。
    她现在躺倒在血泊里,即将无助而可怜地离开这个世界。
    “你大可不必如此形容我,死神先生。”她挑出一个明媚、干净的笑容,很漂亮。她的灵魂浮出躯壳,飘然至于我面前。我伸出手去抚摸她的头顶,大量的记忆涌入我的脑海,仿佛是一幕幕的幻灯片。
   
Ⅱ 
    “孩子,来见一下你的未来的丈夫——亨利。”
    “你好,贝坦菲尔小姐,我就是你以后家庭的主人了。我们会在你成年以后立刻举办婚礼,相信我,我们将会是天作之合。”
   
    “不,父亲你不能勉强我嫁给一个我不爱的人。”
“玛尔塔,不要在像小孩子一样任性了。你也该为这个家考虑考虑了。我和你谈过几次了,你应该明白嫁给亨利能给我们家族带来怎样的好处。”
“可我不爱他。”
“爱情能当饭吃吗?柴米油盐的平淡生活迟早要将爱情消磨殆尽。”
“可他傲慢强势的样子……”
“你需要一个有钱的丈夫,去照顾他、体贴他,他会满足你所有物质上的需求。”


“所以你就离家出走了?”
    “算不上,那只是一栋房子。”
    “你的父母……”
“不用担心,我还有个弟弟,很孝顺的。”


    之后我见过很多人的死亡,在刚死后的懵懂期过去后,就会开始反抗自己已经死亡的现实。他们有的心有不甘,有的惶恐不安,又有的哭哭啼啼,还有的歇斯底里。
人类果真就是麻烦,总有各种各样的事或人让他们依依不舍。
当然,有的人是释然的,他们多是寿寝正终或被备受痛折磨的那一类。他们看到我像是迎接一位老朋友,相视一笑,握手言欢。
    却再也没有见过像她一样勇敢的,她带着勇气和决心赴死,像军人奔赴一场战争。


    “你现在应该祝贺我,因为我即将去完成一出伟大的冒险,挑战未知的一切。”